Stella Keung

早睡的好鸟儿,才有好虫吃。

“如果痴痴的等某日
終於可等到一生中最愛
誰介意你我這段情
每每碰上了意外不清楚未來
何曾願意 我心中所愛
每天要孤單看海

* 寧願一生都不說話
都不想講假說話欺騙你
留意到你我這段情

你會發覺間隔著一點點距離
無言地愛 我偏不敢說
說一句想跟你一起 Ooh... *

# 如真 如假 如可分身飾演自己
會將心中的溫柔獻出給你唯有的知己
如痴 如醉 還盼你懂珍惜自己
有天即使分離我都想你 我真的想你 #”


因为时差。我总是看着钟先生入睡。

同样因为时差,钟先生也习惯看我睡觉。


我是个特别容易做梦,说梦话的人。

他总是喜欢停下手头的活儿看我睡觉,仔细看我的表情。

如果发现我做噩梦,就会叫我,“小黑妞,黑妞,我在这,你醒醒。”

当然他也会发现我做好梦抿着嘴笑。

等我醒的时候他就问,你一边叫着钟宝一边笑,做了什么梦,告诉我呗。


我大部分的时间是不记得梦里是什么情景的。

除非马上醒了。

钟先生在乎关于我的所有事情。包括我做了什么样的梦。

今天午睡,我做了个特别特别好的梦。

钟先生要我描述那个漂亮的场景。


我记得其中一个场景。

一只大乔巴把我推到蜡烛围的广场旁边。钟先生在里面拉大提琴。

钟先生问我他拉的是什么曲子。

我说我记不清了。很温柔的。

他问我是不是《G弦上的咏叹调》。

我说不是。

那是不是《River flows into you》。

好像也不是。

那是不是《one thousand years》。

貌似是的……


钟先生就开始给我唱one thousand years. 唱着唱着有些跑调。

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开始给我唱一首粤语歌。

《一生中最爱》。谭咏麟的。

他问,你会不会听不太懂。

我说,听得懂啦,“……等到一生中最爱”嘛。

不过为了保险,我还是查了歌词。


钟先生给我的爱总是特别温柔。

我真的特别感恩。

我说过的话,我做过的梦,我喜欢吃什么,我的一些特别细微的情感,钟先生都懂都明白。


你总说你和我在一起真是捡到宝了。

好像我是个特别珍贵的宝贝。

其实,能得到你的爱,这么多这么多的爱和在乎。

我才是捡到宝的那个。

评论
热度(1)
©Stella Keung
Powered by LOFTER